1. 捕鱼游戏
  2. 军事
  3. 军史
  4. 军迷
  5. 战略
  6. 社会
  7. 娱乐
  8. 图片

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神仙与小鬼

发布时间:2018-02-09  原作者:晨枫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捕鱼达人

  但波音就没有那么乐观了,737MAX-10的研发刚启动,为60岁的老太太抹粉需要额外的力度。波音777X的研发也充满问号。777X的最重要用户来自中东大三,但随着油价低迷和国际政治风向的转向,中东大三的扩展陷入困难,对777X的热情开始低落。更要命的是,在现有80个777用户里,只有7个订购了777X。MOM久久不能启动,与波音的现金流状态也有关系。

波音方面,近来流年不利,MOM启动不成功,737系列被迫拖着,777X的市场响应低于预期,只有787一枝独秀
波音方面,近来流年不利,MOM启动不成功,737系列被迫拖着,777X的市场响应低于预期,只有787一枝独秀

  如果空客在单通道方面抢占先机,利用C系列带来的型号谱系结构优化推出下一代,波音737的本质缺陷将再也无法掩饰,但单通道市场是波音无法坐视丢失的。波音将十分被动。

  在更大的宏观经济层面上,波音可能成为大输家。波音的虚伪从一开始就为各界所指出,为了扼杀小小的庞巴迪下重手,也为人们所不齿。问题是,波音的损失不仅仅是道义的。

  达美是美国航空大三中最成功的。波音执意要把庞巴迪打落水中,一杆子把达美也打下水,与达美是结下梁子了。近年来的达美订单本来就大多落到空客,现有订单包括95架A321-200、25架A330-900NEO、23架A350-900,但只有46架波音737-900ER,当然还有75架CS100。总共264架订单中,波音只占1/6,退役的反而是波音为主,包括747、757、767和早年的麦道MD88、MD90等,当然还有CS100准备替代的717。在近期内,达美的生意可能不落波音家了。

  对于加拿大的民航公司来说,继续订购波音可能成为政治不正确的事,影响公众形象,最终影响盈利。加航在订购737MAX-8和-9,还有787-9。WestJet订购的737MAX更多,计有15架-7、23架-8、10架-10,还有10架787-9。已经确认的订单应该不致有变,增购选项则悄悄地放弃,有条件的话甚至中途换马。对于WestJet来说,CS300与MAX-7的载客量相近,经济性更好,只要不是合同义务约束,换掉MAX-7名利双收。

  超越美国、加拿大来看,波音诉诸美国商业部,开启了很坏的先例。1980年,在关贸总协定的框架下,各国签署了民航飞机贸易协议(简称ATCA),规定民航客机与相关航材免除关税。这打开了波音自由进入欧洲、空客自由进入美国的大门,大家都得益。ATCA后来成为WTO的一部分,现在依然有效。

  ATCA是多边协议。在ATCA框架下,争议交由WTO裁决。波音到美国商业部控告庞巴迪把争议变成双边的,美国商业部的裁定则是单边行动,完全无视了ATCA的多边性质。只要有利可图,这使得任何国家都有十足理由启动对波音的反倾销调查,根据自家规则裁定波音犯法,然后高筑贸易壁垒。这对波音是绝对不利的。波音的产品至少80%是出口的,而波音并非世界上唯一的供应商。有意思的是,与C系列谈得上任何意义上竞争的737MAX-7一共只有三家订单,两家来自加拿大(WestJet和Canada Jetlines),只有Southwest是美国的。

  在民航之外,还有加拿大空军订单需要考虑。加拿大的下一代战斗机选择几经波折,最后决定先订购18架F-18E作为过渡。事实上,一旦订购了这18架,后续订购很难再改其他(比如说F-35A)。一共没有几架战斗机,还弄两个型号,后勤保障会是噩梦。

  但波音-庞巴迪官司一开始,特鲁多政府就表明,在波音试图把庞巴迪逼上死路的时候,加拿大绝不定订购波音的战斗机。在2017年巴黎航展期间,加拿大政府试图与波音私了,但遭到波音的拒绝。波音或许认定,加拿大除了订购F-18E,别无选择。实在丢了这18架F-18E,也比听由庞巴迪坐大为好。

  也有可能是特朗普政府在背后作怪,劝阻波音不要与加拿大私了,以免对正在到处发动保护主义攻势的美国政府开背后放水的先例。在美国看来,即使波音丢了F-18E,加拿大也几乎只有选择F-35A,肥水依然流入美国的田。既然如此,美国政府有办法“内部补偿”,比如由美国海军增购F-18E战斗机、EA-18G电子战飞机,或者在KC-46加油机、P-8反潜机、CH-47F或者AH-64E直升机等方面补回波音的损失。

  但加拿大空军的潜在订单不止这18架F-18E加上后续订单。加拿大空军的反潜巡逻机CP-140是与洛克希德P-3C同时代的,已经严重老化,波音P-8是理想选择。加拿大空军已经订购了5架C-17,可能也需要增购。加拿大一共只有两架由A-310改装的加油机,增购加油机的话,波音KC-46也是首选。但现在,这一切都不可能了。

  空客是欧洲“台风”的成员公司之一,英国又与加拿大的传统关系源远流长。考虑到波音“霸道”在加拿大公众中的恨屋及乌影响,加上加拿大在北美自由贸易协议(简称NAFTA)会谈上对美国的保护主义和蛮横十分不满,洛克希德F-35A也成为政治不正确的选择。在这种情况下,加拿大或许会继续向澳大利亚求购二手F-18经典型作为过渡,而在几年后启动订购“台风”的谈判。

  对于“台风”阵营来说,加拿大的需求求之不得。“台风”的生产已近尾声。英德意西的需求已经到头了,中东的订单被法国“阵风”抢掉好多,如果没有进一步的出口订单,将在2020年代中期停产。为了兑现原订购承诺而避免迫使“台风”提前停产,而同时削减现役“台风”数量,英国已经在一面接收新生产的“台风”,一面把较老的“台风”推向二手市场。这是无奈之举,二手的价格低廉,应该能容易地找到下家。但要是有加拿大接盘,不管是二手“台风”,还是新造“台风”,英国未必不乐意“分享”。这当然是比较远期的事情,但要是落实,这将是二战后加拿大首次没有选用美制战斗机而转向欧洲战斗机,象征意义不言而喻,而且这并不影响加拿大对北约义务的承诺。

  对波音的反弹还可能波及意想不到的方向。波音意识到这一点,已经在球赛期间的电视广告中反复强调波音对加拿大经济和就业的贡献,希望平息加拿大民间的怒火。事实上,波音或许对美国商业部高达300%的惩罚性关税也感到意外,波音只要求160%。显然,即使160%,波音也认为是高了。这是开价,没有人有意压低开价的。

  过度的惩罚性关税带来的必定是强力反弹,强度与过度的程度成正比,甚至向不可预测的方向发展。空客-庞巴迪联手正是这种不可预测的强力反弹的表现。波音搬起石头砸中自己的脚了。更糟糕的是,搬起来的是百斤大石,落下的却是千斤巨石,想叫苦都难以开口。

  在更大的宏观经济层面,美国、加拿大、墨西哥正在进行艰难的NAFTA谈判,美国指责加拿大拒绝让步的僵硬态度,加拿大则指责美国“强者通吃”的蛮横态度。空客-庞巴迪协议或许是一个警钟:美国贸易单边主义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加拿大-欧盟自由贸易协议还没有显示出应有的生命力,但美国的强势无疑迫使双方努力寻求抱团取暖的双赢。特朗普试图用保护主义复苏美国的经济,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查德·布朗指出,如果特朗普政府兑现所有反倾销指控,美国进口中受到制裁的比例将从2016年的3.8%增加到7.4%。搞好经济归根到底靠做强做大自己的强项,而不是挖别人的墙角、在别人背后捅刀子。正道与歪门邪道换位了,这是沉沦的开始。

  另一个因素当然是中国。加拿大与中国还没有达成自由贸易协议,但这事一直在断断续续进行,缺乏的正是特朗普这样的外界压力。中国因素的另一个方面则是本来可能成为空客-庞巴迪协议中的空客角色,但这实际上是一厢情愿了。

  加拿大国内不乏质问:为什么庞巴迪不试图去取得中国的合作?考虑到庞巴迪的另一大业务是铁路,而阿尔斯通与西门子的联手把庞巴迪独留寒风之中,整体打包卖给中国或许是不坏的主意。

  这倒不是出于对中国的爱,而是对庞巴迪把C系列“免费”赠予空客的怨愤。卖给中国至少可以卖一个好价钱。问题是,加拿大国内也不乏反对中国介入加拿大经济高端领域的压力,这正是哈珀政府在中海油收购Nexen之后决定下不为例的道理。没有现在的事后诸葛亮的话,中国果真着手谈判收购庞巴迪必定引起轩然大波。另外,庞巴迪有很大的美国业务,利尔喷气、环球快车等不乏军方用户,美国几乎必然动用否决权。中国因素也对C系列必须解决的惩罚性关税无益。

  在技术上,商飞的ARJ-21与C919把C系列夹在中间,太多重叠。商飞即使成功地买下庞巴迪,也很难理顺型号谱系。C系列截然不同的技术路线对商飞或许有用,但要成功整合殊为不易。

  但确有传闻,庞巴迪与中国接触过,只是没有下文而已。到底是商飞无动于衷,还是庞巴迪以为奇货可居,就难说了。如果是后者,对西方待价而沽的商家倒是一个警示:中国是一个机会,但自以为屈尊下嫁,那就只有等着撑不下去的时候倒贴了。

  波音本想偷鸡,结果蚀的可能不止一把米。庞巴迪拉上了空客,眼前不至于输掉底裤,但这在本质上是前门拒狼、后门迎虎的无奈之举,2023年后,庞巴迪至少在民航领域可能就要自我清零了。最大的赢家自然是空客,笑纳了送上门来的肥鸡。但波音会发动什么样的帝国反击战呢?人们正在拭目以待。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扫一扫关注捕鱼达人微信